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杭春晓谈新工笔:“罗拉出走了”(一)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杭春晓谈新工笔:“罗拉出走了”(一)

 您如何理解“工笔画”这一概念?

杭春晓:工笔画这个概念在中国古代是没有的。工笔这个概念应该说是二十世纪初,是为了应对西方绘画具有写实再现能力呈现出来的,中国古代只有“逸笔”概念,而逸笔不是作为一个绘画形态,逸笔是作为一个对于审美气质的判断,所以画得工细也可以成为逸笔,画的粗放也未必是逸笔,所以中国古代这种逸笔是一个审美气质的把握,它不是一个绘画样式的界定。所谓的写逸更不是这样的一个意思,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初比如讲像金诚他们理推的,他们当时在文献中就提出西方绘画具有写实再现能力,实际上我们为了证明中国画自身还有价值,他就说中国也有一部分作品具有这样的写实描摹能力。当时就出现了一个要用西方的逻辑证明中国自身是有价值的,不是那样不堪。

在当代的艺术语境下,工笔画有新旧之分么?

杭春晓:工笔画应该是有新旧之分的,最根本的新和旧的差异在什么地方?这个新旧首先不要导向一个价值判断,不是讲新的就是好的,旧的就是不好。从绘画的质感来说旧的绘画质感也有画得非常棒、非常好的,新的在处理上未必就是成熟的,未必就比旧的工笔绘画语言的质感上就是好的,所以新和旧的分是可以讨论的。

这个讨论不要讨论价值,画得好与坏的问题上,它应该讨论的是一个关于图像深层的方法和意识的差异,区别的探讨。今天我们在一个很多元的文化环境中不要走到那种简单化,肯定了一个就去否定另外一个方式上,这是第一点。新和旧肯定可以讨论,但是新和旧绝对不是好和坏,这是要做的一个区别。

关于工笔第一个问题,新旧肯定是存在的,但一定不是好坏,为什么还要谈新旧?新旧是对中国画一种创作方法的体验,过去传统的中国画中的东西更多的是一种自然主义审美方式的一种体验,自然主义就是它带有对自然再现等等这些命题和唯美化命题的这种描述。这一批创作开始倾向于它有好几个层面:第一,它都统统开始倾向于是一种人造的场景的描述,这种人造场景的描述与恢复一个古典自然的,对自然的美的描述的创作方法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这种东西更多的是一种人造的一个场景的描述,这里边主观性和表达的设计性就显现出来了,在他们的创作中,这是第一层面上的。

第二,就是他跳跃到他开始改变什么?中国画一贯的脉络,试图把中国画作为一个视觉资源进行重新审视,并且提供两种思想资源,一种是向社会提供一些社会问题的思想资源;一种是提供关于视觉结构关系的思想资源。比如说这里面姜吉安他的创作,比如说他把石膏像用这样一个方式画出来。比如石膏像里面都是光的元素,他试图阐释、改变的是什么呢?我们习惯中把石膏像作为一个视觉训练的一个方式,实际上是构成了一个视觉的权利和视觉的结构,现在他要把这种视觉结构重新消解掉,就是瓦解原有的视觉结构,石膏像作为训练视觉结构的一个东西,首先呈现对视觉的重现发现,所以类似的作品,比如说就开始跨界了,甚至有一些作品跟工笔画形态上不一样,比如他做了一个两居室,就是一件当代艺术,他把一个房屋现代两居室的房子整个租下来,花了好多个月,把这个房子所有的光全部遮蔽以后,所有的光是他自己画出来的,就是他开始探讨我们对世界以前通过艺术观看世界的方法,比如通过光这样的一个照射和那样一个形成的体积与空间,这些东西都被重新消解掉,然后他重新提出对这些问题自己的一个观看方式来改变。所以这一类又跟上一类又不一样,上一类比如说他做的是去强调主观世界的营造,并且通过这个主观世界营造的设计来与古典的自然主义的果蔬来情这样一种不一样的意图表达,在这一类的创作中很多跟超现实主义有一定的关联性。

还有一类就是试图更进一步地踏出这样的一个工笔的传统某一个固定形态的东西,比如像徐华翎双层绢等等这些都产生了重要的一些改变,这个改变把他们整个柔和在一起,他们和整个古典时期这样一个东西的差异就在于他不再是自然主义的一种审美体验,毫无疑问从关于对自然的关注回到了对人自我的理解和自我世界的体验的关注是哲学从古典哲学向现代哲学转换的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所以这个新旧更多的是从他们对待工笔画,把工笔画作为一个艺术方式的方法、途径的差异,这个时候一定存在这样的新和旧,因为旧的就是那种古典自然主义的,审美主义的,新的是反再现论的,就是对一个真实东西的一个再现,它是不太强调审美主义的东西,而是强调一种观念诉求的,这样的一个肯定是产生变化的。毫无疑问,你看到徐累一个“马头”穿过了屏风的一个图像经验,一定不再是江宏伟的花卉经验,这并不是说徐累因为这一点就比江宏伟好,这就是我们要反复强调的,他只是讲我们在今天艺术进入这样一个多元化状态的时候,给中国画减负,可以使中国画产生一种新的创作类型和创作现象,在这个创作现象里也最后取决于你画的高不高级,画得好不好,不能讲是搭上新的就一定比旧的好,这是我反复强调的,他只是对这一类的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的一个归纳和总结:一、新旧一定存在;二、新旧不是价值判断,不是好与坏的判断,他是一个对待艺术的方式方法的判断,这种方式方法过去的这种古典时代的一个工笔画更多地贴近于是一种自然主义的、审美主义的,新的是一个非自然主义的主观性的、设计性的,强调与观念表述有关联的一种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