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随笔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随笔

文/郑庆余

 

 

 “三”

 

冥冥之中是我的命运数字,我的人生多以“三年”为阶段(除本科四年外):高中三年,南京读硕三年,常熟执教三年,北京读博三年,毕业后留任研究生院坐班三年……我的画者之路也多以“三年”为台阶:高中学画三年,本科苦习线描三年(二年级始真正接触线描),硕研痴迷装饰三年,高校任职迷茫三年,博研自我解体、初步重建又三年……逐渐明晰了不断拓展的方向。

 

 

《天心月圆》  2015年

纸本工笔

53.5×65.5cm

 

我喜欢在每一幅作品中提出一些问题详加琢磨,有关技术的,也有因年龄增长人生观、世界观发生改变而引发的思索。我年届不惑,意识到绘事乃是“炼心”之过程,人生与其说是经历,莫若视之为体验。如果将之视为体验,那么所有的一切便圆融起来。人生几十年,阅历无数事。一件件、一桩桩,哪怕细微到静坐片刻,抑或买菜做饭,与商贾砍价闲聊都会或多或少撬动人生的齿轮,微调着生命的轨迹。一只亚马逊河边的蝴蝶轻轻扇动翅膀,甚至会与德克萨斯州的龙卷风有所关联。

 

《异度——蓝色弹珠》  2016年

纸本工笔

60×143.5cm

 

小儿刚刚出生,我便每夜照顾。一闻啼哭,喂奶哄觉,几月间无有整眠。少长,尽量抽时相伴,交流玩耍,以我之经历体验新生命的萌芽与成长。虽然偶有不耐,然心境越发空明。同时,我所认为的体验并非表面的、实用主义的。如果简单的认为我因此会反复描绘婴儿(当然也不排斥将来会以之为题材),便无以理解我所谓的圆融。事实上,时至今日,关于孩子的作品唯有一件——《对望的记忆——舐犊》,表达了人世间的母子亲情。相反,《溯·抚》的缘起却与之有莫大关联。其铅笔小稿左侧有一段手记:“2013年1月夜,照看焓焓,三点而眠,利用闲暇,得此小稿。”无意间透露出作品与生活的内在勾连,因而,我的圆融便如祖父对儿时之我所言:冰山消融、积水为流。

 

 

异度Ⅱ 2016年

纸本工笔

53.5×135cm

 

人类去往何处?看似遥远的终极问题却影响着每个人的观念意识。小时候一直想象人死之际的濒临状态,宇宙边界的无际延展,并因之烦恼、恐惧。成年后,又知宇宙起源于“大爆炸”,而最终即便能躲过种种人类自身造成的或者自然的危机,乃至太阳坍缩那样的生态灾难,也终不能超越宇宙灭亡之终极宿命。历史之中以及未来人类,当然也包括我——所有有知觉能力的生命“经历了这样持久、缓慢的进步后注定是彻底灭绝,这是种难以忍受的思想。”(达尔文)但这几乎是令人沮丧的确认事实。

 

 

《欲来》 2016年

纸本工笔

69×64cm

 

然而,近年来我管窥了全新的超空间理论,了解到宇宙崩溃时,文明似乎存在着逃逸的稀微可能,那便是离开四维的空间与时间,进入开放的六维宇宙,进行一次超空间的维际旅行。

 

《异度Ⅲ》  2016年

纸本工笔

60×73cm

 

罗素写道:“人类成就的整个殿堂必不可免埋在宇宙瓦砾的废墟之下——所有这些虽然远没有摆脱争论,但还是如此近乎肯定,没有反对它们的哲学能够有望成立。只有在这些事实的框架内,只有在彻底绝望的牢固基础上,才能安全地建立灵魂的家园。”当此基础发生动摇之时,我的“灵魂家园”又会如何呢?作为我灵魂载体的绘画又会如何呢?这是我想知晓的,但或许今生永无答案!

 

《溯•抚》2013年 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