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笔墨新语 — 新工笔、文人画专题 | 保利香港五周年春拍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笔墨新语 — 新工笔、文人画专题 | 保利香港五周年春拍

 

中国传统水墨工笔讲求「有巧密而精细者」,技法即以严谨的线条勾勒出轮廓,再经仔细敷色,层层渲染,最终达到含蓄内敛的意境。而当代艺术家对工笔画的解读,是将传统工笔中所见风貌——题材、构图及技法一一从原有语境中剥离出来,延续下来的仅有丝绢、宣纸这样的创作媒介、技法中的精华片段,以及能够证明过去的经典图式。

 

「笔墨新语」新工笔、文人画专题中,以彭薇、姜吉安、肖旭、高茜等为代表的新工笔艺术家们,将工笔语言作为创作基础,将各自对于当下社会的思考与感悟,在较直观的视觉层面上,通过被拓宽与丰富的传统图式、构图色彩反应并呈现出来,保留了传统绘画中淡泊幽然之气,文质优雅之神,演绎出全新的时代审美。

 

中国书画专场 [I]

预展:41-2日(10:00am-8:00pm

拍卖:43日(10:00am

地点:香港君悦酒店

 

中国书画专场 [II]

预展:41-2日(10:00am-8:00pm

拍卖:43日(1:30pm

地点:香港君悦酒店

 

「我想传达的是一种东方情怀,一种优雅空灵的感觉。这不是一种简单的美,也不仅仅是对东方传统的追忆。它是古典的,又是时尚的;是艺术的,但也是很亲切的。」— 彭薇

 

 

Lot 442

彭薇《艮岳遗峰》

二〇一二至二〇一四年作

设色纸本 绘画 & 装置

190.5 x 432 cm.

 

出版:

1.《画风》2013年,卷29

2.《中国艺术》,20143月。

3.《库艺术40》,20145月。

4.《遥远的信件》,方由美术出版,2014年。

5.《遗石》彭薇画集,广西美术出版社,2016年。

 

估价:HK$ 2,000,000 - 2,800,000

 

2000年始,彭薇以「遗石系列」为开端,陆续创作了「锦绣系列」、「绣履记」、「遥远的信件」等7个系列,她将传统国画中的花、草、鸟、兽等元素用彩墨印染在宣纸上、麻布上,甚至是女鞋的绢底上,人体模特的躯干上,这些都成了国画依附的新媒介。在这数十年间,「锦绣」与「绣履」停止生长,「遗石系列」却是常画常新。画石是彭薇艺术道路的开始,她也由这一传统文人题材中找到一种不同于古典中国画、不同于其他当代艺术家技法的全新绘画语言,构造出属于自己的水墨世界。「太湖石」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审美符号,自魏晋南北朝以来成为文人阶层热衷收藏的对象,发展至唐、宋时期,湖石鉴赏已经十分成熟。宋徽宗所作《祥龙石图卷》便给予了艺术家无限的灵感——画中仅绘宫苑中一太湖奇石,蜿蜒之势宛若祥龙,湖石顶端植以一株花卉,亭亭玉立。

 

而在彭薇眼里,这张成于北宋年间的图卷,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当代性。徽宗将石头从山水画中独立,从所有的事物中抽离出来,仅留有顶端的一枝花,左边却以大段文字构成画面的统一。她相信降龙石、灵璧石等都确实存在,而且姿态大气、舒展,独具宋元气度,非案头赏石可比拟。彭薇笔下的太湖石,剥离了所有古代的沉重含义,只剩下经典的图式,吸取当代艺术的材料、观念及技法,通过解构和重建,转化为一种历史的记忆,重新出现在彰显时代审美的当代水墨中,以一种过去式来证明现在,演绎出全新的可能性。

 

 

Lot 443

姜吉安 《两重性(人物男)》

二〇〇八年作

设色绢本 镜心

60 × 90 cm.

 

估价:HK$ 350,000-450,000

 

《两重性》是姜吉安以线为主体,对蒙蔽在传统视觉语言中的观者以警示。一根线往复盘绕在画面之中,铺成了背景,线的明暗组成了男子的形象。以往线仅作为造型与描摹的工具,是艺术语言中最基础的要素之一,但工具渐渐开始控制和限制创作主体,创作主体已陷于即有视觉语言的操纵而不自知。如同画面中的一手握线,大步向前迈的男子,自以为稳稳地走在笔直的线路上,殊不知线路往复盘绕,是无尽头无意义的循环。线的两重性,一方面是其本身,另一方面是其作为艺术工具一种。回归线本身,回归艺术本体,是作品想要传达的讯息。类似的,姜吉安对近大远小、光影关系等视觉范式,在作品《光的原则》、《两居室》等中都提出了质疑。姜吉安的敏感反思是艺术的循环发生中重要的推动力,没有思想系统做指导的艺术创作是仅停留在原地的徘徊,建构方法论,回归艺术本体问题才能真正向前迈出步伐。

 

 

Lot 444

肖旭《乌烟》

二〇一二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137 × 69 cm.

 

展览:

1.「丹青系古今—— 两岸当代水墨艺术联展」,台北寒舍,台北,2012年。

2.「幻象:中国当代水墨大展I」,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3年。

 

估价:HK$ 200,000-300,000

 

肖旭一贯以隐晦而虚实相生的造境和带有志怪趣味的美学观念,汲古开今地探寻着当代语境下工笔之路。从作品《乌烟》来看,画面中无论是大象、乌鸦还是雷电,这些物象形态的描绘都带有一种「超真实化」的倾向,充斥着隐喻的意味。紧紧缠绕着象牙的荆棘,正犹如现实社会中个体背负的隐形的束缚,这正是肖旭对当下生存状态的映射和对现实冷静客观的反思。以黑色调为主的画面,在烘染之余也营造着神秘而安静的气氛。大面积黑色晕染,犹如黄宾虹绘画中的层层积墨,沉稳而带有神秘感,给观者以无限的想象空间。而这种隐约的秘境实则又在无形间与魏晋老庄玄秘思想影响下的山水情怀相暗合。可以说,肖旭在将现代元素融入工笔绘画中思考当下之时也延续着中国传统绘画的精神,其对古画中空间结构的探寻,对魏晋意境的追溯,对意象的重组正极为有助于构建起当代工笔画的自身价值。

 

 

Lot 445

高茜《雀与百合》

二〇一四年作

设色纸本 镜心

40 × 118 cm.

 

估价:HK$ 100,000-150,000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如同宋代诗人姜夔《疏影》中的场景,艺术家表现出的素养是相对古典式、学院式的文人画传统。春蚕吐司般的线性造型、素雅古朴的色彩基调,都奠定了她对传统中国画血脉的忠实传承,作品中永远保留了古典的意境。

 

然而高茜的超越来自那些现代意象的选择——一只飞舞的蝴蝶、一履孤零零的高跟鞋,一把精美的绣花扇子,都在广阔空旷的背景中只身展开,没有情节,只有无关系的静物组合在一起,营造出超乎现实的空间。这些原本私密的物体经过重组,在某种程度上撕扯开原本封闭的女性视角,隐约带来一种朝向外界、蠢蠢欲动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