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趁着夏季的潮湿,画回石头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趁着夏季的潮湿,画回石头

 

我在制造一堵墙的同时,正在翻越它,幸运的时刻是:当这种翻越的姿态又自然又优美时,好作品就出现了。

——彭薇

 

 

▵ 彭薇画集 《遗石》

 

彭薇一直都在画石头,十几年来,常常进入,循环往复。

 

她说,“2000年至今,在我不断变换系列的同时,我总会跳开它们,趁着夏季的潮湿,画回石头。十六年来,蹭笔的废纸都来自于画石,如今集结成书,竟只有这些。我仍旧不太清晰了解画石的意义,也懒得整理夏天留下的一堆’废纸’。我仅知道,当疾速落笔之际,我从惯常小心翼翼地勾画中解脱,就像在城中开车,偶尔把车停在郊外的田边,对着风景发呆片刻。”

 

这些石头,不具有古代的涵义,只剩下图式,并转化成一种历史的记忆。书中还收录了彭薇和第一位收藏《遗石》系列的瑞士收藏家乌利·希克的对话。我们可以看到彭薇对中国水墨画,对当代和传统的思考以及她的一些创作过程。

 

▵ 《此处取决于偶然之四》局部

 

▵ 《此处取决于偶然之四》局部

 

“画石头必须疾速,一笔连接一笔,不容停顿思考,直至完结。全过程如同短暂的冒险,不是在完成,而是在挽救,分分秒秒凭直觉。”

——彭薇

 

■石头在中国的意思

 

中国文人深知石头源自天地造化的道理,常常在自己和石头之间建立私人情感的联系。陶渊明醉卧“醒石“,仕途坎坷的苏东坡把石头当做知己,米芾更是有名的石痴,遇到奇石珍石,他通常都是藏在袖子里随时取出来观赏。

 

石头本身的造型、质感和纹理激发了人们对于“得知自然,发乎自然”的审美情感,不论是画石头,还是在园林里依据山水画中的皴法和笔意来在安置石头,都是以小观大,抒发肚子里的宇宙和星辰。

 

■她为什么要画石头

 

在《遗石》系列中,有一件作品叫《遗石图》。它是数张石头以一种拼图的方式组合在一起,每种排列都有不同的图式,每一张拿出来也可以是一件单独的作品。

 

在创作这组作品时,彭薇已经画了十年的石头。有一次陪朋友去北海公园看艮岳遗石,她看见那些宋代的石头残破着,但依然体量很大。这个经验让她想到用类似拼图的形式去再整理和组合自己的石头作品。

 

像彭薇说“在整理那些石头作品的时候,我以为它始终没变,结果我发现这十几年以来它是跟着我在变的——它的形制,它的笔触感,它的落款方式,等等,随着我的其他系列也在不停地变化着。”所以她还是每年会回到石头这个主题的中,每次大多画上大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

 

石头系列也被彭薇认为是她所有系列的开始,它是纯写意的,画法特别好玩儿,也赋予她新鲜感。

■画集《遗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