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徐华翎——从当代思考回到工笔表达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徐华翎——从当代思考回到工笔表达

撰文/王静


丹托曾经写道:“艺术世界发生的革命是如此翻天覆地,乃至于在这些‘美丽新玩艺’上,过去那些好心好意给出的定义全都站不住脚了。任何一个定义想要站稳脚跟,就不得不从这场革命中挽救自己。”对于源自东方,发展了数千年的工笔画系统而言,情况也大抵相似。为了区别于被长期定义的“工笔”画系统,一些新的探索自发性的产生,并被模棱两可地冠上了“新工笔”的头衔,虽然用“新工笔”来总括这些艺术家的实践,也实属权益之策,但“新”与“旧”的分野,更便于识别两者动机上的差别,也就权且以此称之了。
 
对工笔这一传统媒介的使用,是一些新的工笔实践的大前提,有着不同发展历程的艺术家,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上,采取了工笔画这种最具传统的技术方式,但因为艺术家们的具体思考与实践,在文化关系上有着各自多重的复杂性和知识来源,并且在长久的实践中不断将自己的思考往前推进,才形成了如今对“工笔”画领域的整体影响。在同一系统内的改良和局部推进,无以构成结构性的改变。只有在众多的实践经验中,对语言本体内在结构方式产生触动,最终形成渗透力,才有可能带来视觉结构的重新排序,形式和思想系统才得以更新,从而真正产生建构性的推动作用。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工笔画”曾经历过复兴的呼声,这对“工笔画”的现代主义进程是一次重要的推进,当时工笔画界提出复兴呼声的愿望,是为求与更有势力的传统“写意画”分庭抗礼而发起的,但那时所抱持的复兴方案仍然是在自然主义再现世界的前提下进行的,对“工笔画”真正产生思想结构和语言结构撼动作用的,是从 80 年代后现代主义知识系统涌入后,最先具有反思意识的“工笔”实践者作出自我重构开始的。
 
这篇文章探讨的这六个实践个案如果我们把“新工笔”视为当下为数不多以共识性面貌发展出的文化概念的话,至今所取得的成果包括:经过过去的积累,以及实践者们共识性的参与,“工笔画”走出了自然主义再现世界的使命,形成了针对图像转译、语义建构、观看系统等多个维度问题的指涉和探讨,以东西方传统作为资源,很多实践者的立足点跨出了对“工笔”技术革新的探究,志在表达“图像”的意义,“观念”的意义,涉及了观看方式的转换。有一个不能被忽略的共同点,他们是以整个艺术史的总合为养料,而非固守“工笔”既有传统的窠臼,正因这种跳脱和开放性,客观上对工笔画系统的内在结构产生了重新认知和搭建的推动力,而且这种改造的力量还再持续的发生、发酵和蔓延。
 
这篇文章探讨的这六个实践个案,涉及了不同类型的“工笔”内在结构的建构问题,他们“观念”思考和着力点不同,这些探索涉及到边界的拓展,也涉及到新的观看概念,超出了既有的工笔审美范畴,通过分析这些具有探索性的个案,其实是试图看清这些“新工笔”的实践者打破了什么规则?超越了什么?重新建立了什么?


 △  徐华翎《香》绢本 水色 160 x 100cm   2012

 

徐华翎的绘画起自于工笔画,但她对于传统工笔画已进行了语言体系的修正与拓展。徐华翎基本功扎实,一直在中央美院的系统内得到良好的美术教育,在美院的学习过程中,她更多时间跟同为附中毕业,美院进入油画系、版画系、设计系的好友泡在一起,所接受的艺术信息来自各个方面,不同媒材,这种跨出领域外的视点,帮助徐华翎找到了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课题——同龄人的成长与伤痛。
 

 △  徐华翎《香2014N0.8》绢本 水色  100 x 121cm 2014

 

在表现这一主题内容时,她的工笔画融入了较多其他媒介艺术的语言元素,如水彩画水色造型方法对于渲染技巧的丰富,如线描的弱化、没骨的增强与调性的变化,由此重新调整工笔画的线面关系。这些借它山之石来丰富工笔画的语言创造,体现了她对于现代性视觉审美趣味的感悟与运用。但徐华翎可以归为当代性的理由,在于如何让这种携带着传统文化的绘画形态,呈现出当下的人文精神。就此而言,她的绘画不是简单再现“他者”的形象、呈现工笔画传统程式的审美经验,而是通过呈现“自我”、探求个体存在的价值,她所表达的是从传统的审美经验到个体生存体验的视觉转换,对画面的轻逸的控制力帮助她实现了对当下时代的模写。她的作品常常以表现青春少女的身体姿态,来获得对当下生存境遇的揭示。
 

 △  徐华翎《不如归去》  绢本 水色 100x160cm 2014

 

同时,徐华翎对工笔的探新实验,还表现在对媒介语言的运用上,传统的绢本绘画有其自身魅力,大胆和具有创造性的艺术家,往往会对某种视觉上的既有程式提出挑战,寻求艺术体验的突破,在“之间”系列中,徐华翎采用了极具争议性的真实与虚幻的嫁接,她利用艺术微喷技术制作背景,用手工完成前景。一虚一实,一个微喷,一个手工,营造虚实的对应效果。工笔绢布与当代科技在真实的绘画感的背后,画面两层之间的距离,人物的动作、身体的片断,绢布与背景之间有一到两厘米的距离,观者在看画的时候,产生虚幻缥缈的感觉。“我的作品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两层叠合的东西,因为两层叠合这种内容和媒材,视觉角度、方式、叙事的不同,会碰撞产生很多新的火花,会让你有一种误读,每个人对这个画有不一样的解读,这个东西一下就变得很丰富了,这个结果是我想要的。”其实在 2009 年的“绣”系列中,徐华翎就试探过绘画感与现成物的嫁接,近来的“丝图”系列,这种运用也恰当地延展了另一幅作品的空间想象力,一根真实的绣花针通过连接的丝线与画面建立起了联系。在徐华翎的绘画意识中,工笔的疆域与当代的表达间,没有壁垒,她对现成品的使用,为她的工笔作品增加了许多陌生而相得益彰的语汇。

 △  徐华翎《之-间45》绢本 水色  75 x 60cm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