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彭薇:遥远而亲近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彭薇:遥远而亲近

文/晓睿 图片/彭薇工作室  转载自《艺术汇》

 

 

2017年初,彭薇个展《我想起了你》在苏州博物馆开幕,展览由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策划,展览空间由建筑师丰田启介(Keisuke Toyoda)设计,以“花园”“神殿”和“旅程”三段式的结构,呈现了艺术家不同时期的作品。“花园”的“遗石系列“是彭薇坚持了17年的系列,她谈到,画石头是自己艺术道路的开始,之后在不同的阶段都会时不时回归这一主题,成了自我完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神殿”则展出了6米多的山水长卷“遥远的信件”和绢鞋装置作品“好事成双”,是艺术家近5年来的思考和创作。而“旅程”中的“雅謌”呈现了最新的系列作品,艺术家将那些原本栖身于遥远时空的山水长卷中的人物抽离出来,以大尺幅的绘画方式带入人们的视野。值得一提的是,丰田启介用白色半透明材质包裹或者重新建构了整个墙面,以移步换景的方式让观众置身于彭薇的“桃花源”中。

 

彭薇个展“我想起了你”苏州博物馆展览现场之“花园”

 

彭薇个展“我想起了你”苏州博物馆展览现场

 

艺术汇:此次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花园”,“旅程”和“神殿”,其中“花园”中的“遗石”系列以曲径通幽的方式与苏州博物馆的假山石相互呼应,这一系列也是一直坚持到现在的系列,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彭薇:我的作品本身和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天然的联系,为准备展览看场地的时候,很喜欢苏州园林曲径通幽的氛围,于是“遗石”系列就以立体穿插的方式营造游园的感觉。“遗石”系列是我创作最开始创作的一个系列,一直坚持到现在大概有十七年,已经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画画的过程中,脑海中似乎有千千万万个想法倏忽而过,又似乎一片空白,一切的决定只能靠直觉,凭借当下那一刻的判断。一幅两米多的作品,我在半个小时之内从上到下一气呵成,这个过程就像是“爆炒”,讲究火候和时间,是非常紧张又非常爽快的。回过头看看这17年的积累,真是感触良多,很多曾经拥有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曾经不具备的一些能力现在则驾轻就熟,每个阶段不同的状态都完美地保留其中,它随着我的成长而一直在不断变化。更有趣的是,有些之前觉得画得很“怪”的作品,回过头来发现其实很不错,大概随着时间的变迁和视野的开阔,眼光也会随之慢慢发生变化。可见好坏似乎不能在当下去判断,总是要在时间中沉淀。对我来说,它一直是自我完成必不可少的一步。

 

事实上,以山石为题材的“遗石”系列是中国传统绘画中一直延续的主题,从宋徽宗的《祥龙石图》到被称为“石痴”的米芾,再到被今人反复提及,我想,它之所以常谈不衰,就在于人们从石头中看到某种个性,它很坚硬,看起来似乎是不变的,在不变中又蕴藏着千变万化。人在看石头的时候,看到的也许只是自己,与其说是画石头,不如说是对自身的思考。因此,它不能用统一的所谓“美”的标准来定义,而相对于普遍流传的“皱、瘦、漏、透”,我更喜欢石头的朴素天真,追求一种自然的状态。

 

《此处取决于偶然之九》

 

《此处取决于偶然之十二》

 

艺术汇:“旅程”中的《遥远的信件》系列涉及到了东方和西方的并置,绘画和装置界限的模糊,您在创作中总是能够打破中西方的界限,这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特质,那么您是如何看待中西文化和艺术上的冲突和融合的?

 

彭薇:这个系列来源于一个“失误”,在 2012 年左右,我在画一个册页卷轴手工书的时候,为了添补构图上的空白,便抄录了高更通信集的一部分贴了上去。这件事是很偶然发生的,回过头来却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就持续了下去。一直以来,我选择信件并没有刻意的设计,总是以篇幅适度的信件去填补画面的空白,而信的内容则来自于过去艺术家和作者们的通信集、对话录等等。比如《要去的地方》是阅读印象派画家们的信件时发现了关于马奈的画作《奥林匹亚》背后的故事,马奈画了这幅画受到世人的责难,在他去世之后莫奈和马拉美为了完成马奈的遗愿,集资买下了这副画捐给了卢浮宫。信件中荡漾着艺术家之间惺惺相惜的情谊,而这样的情谊打破了古今或者是中西的地域限制。

 

其实不管是创作还是生活中,我不会过多思考中西方的差异。和多数人一样,我从小在城市长大,接受的西方教育多于东方,习惯了城市的热闹和喧嚣,从一开始就以这样的方式生活着,不管是思想还是行为都是属于现在人的。与此同时,东方的传统绘画是从小耳濡目染的,就像拿起笔会写字一样,它是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和语言。在这样的前提下,我相信好的东西总是会超越时空和地域的界限,在精神上达到统一,这也正是我所追求的。

 

 

彭薇个展“我想起了你”苏州博物馆展览现场之“神殿”

 

 

《遥远的信件》

 

艺术汇:从习惯上说,“神殿”中供奉的应该是神”,而“雅謌”是以人物群像的方式出现的,是否代表着人身上的神性?

 

彭薇:神殿是日本建筑师丰田启介(Keisuke Toyoda) 起的,其实和这位设计师没有见过面,但是在远距离的交流中他很好地把握到了作品中某种微妙的情绪。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是不自知的,处在一种“无知”的状态,反而给人带来很大的启发性。而设计师以“神殿”为名其实提醒了我,我的作品中有某种纪念的意义。既是对人的纪念,也是对过去的纪念。其实每个系列都是有感而发,如果没有去苏州,没有画70个山水,就不会出现“雅謌”。之前在逛苏州园林的时候,当喧嚣的人群逐渐离去,园子里变得格外安静,坐在那里我不由地会睹物思人,幻想着那些造园子的人,或者是逛园子的人。我相信所有的东西都承载了曾经来过的人的信息,而情绪上的东西是超越了时空,万年不变的。我想以自己的方式跨越时间,去留下些永恒的东西。

 

与此同时,“雅謌”又是从山水中走出来的。在传统的山水中不管有人没人,哪怕是一块石头,最终都指向了人本身。于是我在画山水的时候,总是会画一些“非古人”的人的状态,有洗脚的,勾肩搭背一起看风景的,有唱歌的,都是些比较好玩儿有趣的人。他们的情绪没有明显的指向性,似乎很暧昧又意有所指。这些小人物的情绪和我自身,和我觉得有趣的人有很多相似。我便把这些曾经画过的和即将要画的人,以大尺幅的方式画下来,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雅謌攥-2-3-4 》

 

《雅謌攥-10-6 》

 

艺术汇:此次展览的题目“我想起了你”灵感来源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封家书,也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会用到的一句话,它承载了西方经典的深刻,也浸润了平凡中的感动,但是,它与展览中颇具中国传统文化意蕴的呈现似乎有些“格格不入”,您选择这个题目的原由是什么?

 

彭薇:“我想起了你”来自于陀斯绥耶夫斯基1849年逃离大难后写给兄长米哈伊尔的一封家信,“须臾之间我将离开人世。我想起了你……”。读这封信的时候,读到这里就觉得题目有了,它把什么感受都放在里面了。我的创作是很“私人化”的,所有作品的出发点其实都跟自身有关,也从来没关注过中西之别,所以才会“乱用”。在我看来,中国画到今天一切都在变,没有人能守不住所谓的“传统”,或者说传统只有再次被使用才可称为真正的传统。在今天的语境,国画要变,题目当然也要变。

 

艺术汇:展览题目“我想起了你”具有时间和情感的双重含义,正如您在开幕时曾提到,“在此时此地,我最想念的‘你’是北京工作室中的那张画桌,而当我回到自己的画桌上,想起的一定是今天的展览。”这句话通过情感连接起了时空之间的转换,可否进一步具体谈谈?

 

彭薇 :人们总是会在不在场的时候想起另外一个场景,就像“雅謌”中的人物,或者是“遥远的信件”中的山水和题跋都是不在场的,这样的距离感勾起我的好奇心,引导我不断去寻找,又因为感情而穿越地域和时空时时与现在,与我的生活相关,遥远而亲近。

 

彭薇个展“我想起了你”苏州博物馆展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