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蓬皮杜为何选择这位中国藏家的收藏?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蓬皮杜为何选择这位中国藏家的收藏?

选载自artnet新闻

 

近期,应法国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之邀,来自中国的收藏家王兵向蓬皮杜捐赠了其收藏的中国艺术家郝量作品《由仙通鬼》,并以此为开端,王兵创办的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和蓬皮杜这个世界顶尖的当代美术馆,未来将展开更多研究性质的合作。

 

 

郝量,由仙通鬼,2014。图为作品在国外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

 

与国内艺术界自觉的文化发问和精神追寻紧密关联的,中国的艺术市场和收藏家同样经历了从盲目跟风到理性思考的过程。从早期的纯粹追求经济回报,到关注艺术本身的价值,再逐渐转变为追求艺术最大化的社会价值。尤其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通向西方舞台的可能性戛然中断,但这对中国当代艺术自身的发育和成长来说,却不啻是一味及时的清醒剂。关于传统的回溯与重读,关于中国现代性的寻找和阐释,关于艺术系统内部的构建,成了每个身负社会责任和文化使命的推动者的安身立命之本。

 

在这群文化推动者的身影当中,王兵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早在2004年,王兵便建立了中国第一家民间非公募基金会——爱佑慈善基金会,专注于孤贫儿童的医疗救助。王兵的艺术收藏肇始于朋友偶然带领参观的拍卖预览,与艺术家刘小东同处的那个时代,唤起他与其绘画之间最深层的共鸣,那次拍卖场的第一次举牌也成为王兵收藏之路的开端。从写实画派逐渐过渡到当代艺术绘画作品,继而再扩大到影像、装置、雕塑等多媒介艺术作品,王兵的收藏视野在此过程中得到不断丰富和延展。艺术不单单是资产配置和投资工具,这种视野和心态的转变几乎也是中国新一代收藏家的缩影。

 

相对于尚属脆弱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已有逾十年收藏生涯的王兵已是元老级人物。他曾经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高潮,也目睹了它断崖式的惊心动魄的下跌。也正是因为种种近距离观察和切身体会,王兵在“痛定思痛”的深思熟虑下,于2014年创办了兼顾前瞻性和基础性的“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以下简称新世纪),其关注焦点集中在对整个艺术生态环境的良性发展和整体结构的引导作用。

 

王兵主张将基金会逐渐打造成为一个开放性的公共平台,希望吸引更多的有志之士加入到艺术公益事业中。两年后薛冰作为联合创始人加入新世纪也是平台效应的有力佐证。借此平台,基金会不仅能链接艺术生态圈内部的各方力量,更能将艺术与更大范围的社会联通,从而启发和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源。

 

王兵不仅收藏了众多中国当代艺术家的重要绘画、雕塑、装置和影像作品,也对新兴的年轻艺术家持续保持着高度的关注,艺术家郝量就在王兵的重点关注之列。

 

在80后艺术家当中,郝量是媒体眼中的“少数派”,他的绘画实践一直专注于探寻传统中国画的当代可能性。对于古代美术、文学、画论、文献的深入研究,构成了他的工作基础。一方面,郝量在实践中修习、磨炼传统绘画的技艺;另一方面,他试图将当代感知融入水墨这一古老的绘画语言之中。在郝量看来,“从新文化运动起,世界主流文化成为了主旋律,中国开始向西方学习,其实就是‘拿来主义’,但我们缺乏西方文化的基础,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把以前一些宝贵的、独立的传统文化丢失了。哪怕现在开始提倡回归传统,但也就剩一件外壳,并没有真正地窥探到本质。所以我的作品很多都关注细微的点,就是希望能够找到入口深入其中”。

 

王兵说,看到郝量的《由仙通鬼》那一刻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后来蓬皮杜艺术中心在接触到这件作品时的感受也是这样。之所以强烈希望收藏《由仙通鬼》作为馆藏,是因为“这件作品在观念上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性之间的关系,也体现出两者之间的复杂性,在观念上非常具有开放性。它不是简单的形式上的转变,而是观念性的转换。从作品里可以看到,在中国文化中建立起来的现代性”。

 

于是,经由蓬皮杜艺术中心的积极联系,王兵作为郝量作品《由仙通鬼》的收藏者,决定割舍这件心爱的藏品,在一个多元的中西方交流的平台上,令艺术产生更多的桥梁和对话作用。王兵曾经在参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泰特现代艺术馆、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这三间世界最顶尖的当代艺术美术馆时一直在想:中国的当代艺术品什么时候可以更多的出现在这里?而如今通过蓬皮杜艺术中心邀请而展开的研究合作,似乎与他多年来的夙愿有某种冥冥中的呼应。

 

ARTNET:收藏郝量的作品最初处于怎样的考量?

 

王兵:郝量的作品阐述了古代和现代、西方和东方的关系,这种传统与当下、中国和世界之间的连接,不是彼此割裂的,而是相互影响的。我收藏的核心观点就是参与和建构,郝量的创作在观念上的这种开放性,是非常难得的。

 

郝量自述

我们对古代“仕”的了解主要来源于文字记载与肖像绘画。仕的肖像所传达的内在精神是文人所规范的,但绘画本身却由工匠完成。这些绘画使用了有趣的范式,比如“仕”的手都是相同的,都指向了仙人的手,这样的同一性就是文人留下的暗码,从而使这样的肖像画气质独特。我在《由仙通鬼》中以工匠绘制肖像画的技法与文人对物的思辨,来讲述“仕”的状态与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