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马灵丽:在时空中穿梭的自由精灵(一)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马灵丽:在时空中穿梭的自由精灵(一)

转载自《舒适COMFORT》

 

201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的马灵丽,同年参加了今日美术馆“富隆杯”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并获得金奖,次年又摘得“凯撒新星”2013今日美术馆大学生提名展的金奖,并且用获得的奖金让自己在北京安顿下来,沉浸到创作之中。相比于其他刚走出校园的艺术学生,马灵丽无疑是一个幸运儿,贫困、焦虑、迷茫与不安都不曾在这个89年出生的姑娘生活中逗留。在这背后得益于她自身对艺术创作的敏锐感知和纯粹的理性思考,她就像一位时间与空间的自由精灵创造着自己喜爱的事物。

 

 

在光影时间里写下的诗

 

马灵丽从小学习画画,到大学时开始学习国画。最初她对传统绘画的印象是古代大师们所画的远山近水、亭台楼榭或花鸟牡丹等题材内容,当然更是会如同所有学习者一般抱着一本高清绘画图册开始反复临摹,学习“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以达到“气韵生动”的最高标准。我们怀揣敬畏之情体味水墨山水中的幽深意境,披图所对,找寻那“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虽有金石之乐,珪璋之琛,岂能仿佛之哉”的快感,但千年前悠远飘渺的故事已离我们的生活去之甚远。中国画中的崇古传统在代际更迭之间不断延续,有大家遗风是画家们的追求,但又难以逾越宋元的高峰,加之以西方现当代艺术的涌入,传统水墨的发展曾一度陷入困境之中。而此后中国传统水墨在全球化多元的语境下,以多样的途径实现现代转型。抽象水墨、实验水墨、新水墨等诸多概念被不断提出,以消解传统惯性的束缚,开拓笔墨的表现维度,为年轻艺术家的创作打开一条自由创作的通道。那个时候马灵丽在四川美院读大三,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她在校园里就逐渐开始了自己的绘画实验。

 

毕业作品《时间写的诗》是马灵丽不断探索的结果,利用光影效果将传统二维的绢本作品拓展到空间三维结构中形成一组绘画装置。马灵丽将一块绢绷在黑色画框上,用不透明的胶将绢的缝隙堵住,在前面画上事物并在背面画上与之相关联的事物,通过电筒的照射,画面背后的内容投影在墙壁上,绢上的图案与墙上的投影构成前后、实虚、光影的对照结构,阐发无限的联想。前景是一片草地,墙上的投影是一株树;前景是几株树木,墙上的投影则是几多云;前景是一座小镇,墙上的投影是一位头戴礼帽的男子的身影;前景是一片蓝天白云,墙上的投影则是兰波的《长夜》,时间流淌,事物变换后留下的诗篇,诉说着前世今生。她的作品完全打破了传统山水画平远、高远、深远的空间表现,注入光影的介质后营造出别样的空间。“我的工作台很大,从早上坐在这里画画直到傍晚太阳落山我都可以看到太阳光线的转动,停留在每个位置上的样子。”从早期利用电筒或展厅投射灯的灯光配合作品到现在对自然光的喜爱,马灵丽对光影的追逐从未停止。

 

何必如此清楚地框定自身的位置

 

马灵丽的创作材料是延续千年的笔墨纸砚,但她没有在宣纸上皴擦山水、勾染花鸟,而是不守本分地画了一只躺着的死鸟和它站立的影子(《他的梦想》 绢本设色 2013),或是利用光线在墙上投射了一群飞鸟的样子(《长夜5》 绘画卷本装置 2012)。在诸多评论中即会看到这类语言:“在马灵丽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作品从平面到空间的变化,增加了观者的视觉层次感。它们更多是传递一种新的设想,对创造力的关注多于技巧。这一点本身就很‘当代’。所以我们在她的画里感到又虚又实,又古又今,又中又西……是综合性与多面性的结合”、“中西融合”、“东方材料下的西方语境式的表达”等是诸多艺评对她的描述。艺术史家们致力于梳理现象与史实,将其归类划分对比研究,中西方艺术的区别曾一度是学术研究探讨的热潮,但作为艺术创作最忌讳的莫过于划定边界,这意味着固守自封,创作生命力的衰退。“笔墨只是我习惯的绘画方式,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在光影、空间呈现形式的探索上。”马灵丽的作品从最初呈现即表现出强烈的直观性、个体性和创造力。

 

2013年的作品《观》共描绘了两组图像:一组是一只鸟每间隔30°视角的特写,共计12幅,以白色线条勾勒形体;另一组是人在走动过程中双脚不同位置的静止状态,共计12幅,用色彩敷色渲染出。两组绘画在展示台上交错间隔排列,观赏者在移步观赏的时候,因为鸟的角度变化竟有了旋转的感觉,而观者的脚步就如同随着画面上的脚步行走。在这幅作品中动与静、整体与局部、作品与观者等诸多相悖相生的感念被组建建构在一起,完成了多层次的实验与表述。马灵丽的作品总是在不断的打破常规带给观者惊喜之余的背后透露出理性哲思。

 

《白马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