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马灵丽:在时空中穿梭的自由精灵(二)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马灵丽:在时空中穿梭的自由精灵(二)

转载自《舒适COMFORT》

 

 

一个感性的念头和一段理想的思考

 

2011年马灵丽在准备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系研究生考试的过程中,曾深入地研究西方艺术史,这让她结识了对其思想和创作都非常有影响的雷尼·马格利特(Rene Magritte),一位比利时的超现实主义画家。马格利特以其生硬、冷静和精确的绘画风格,以及“反绘画”的意志,不断通过各种物品的冲突改变我们对习以为常的东西的认知。同样,马灵丽的作品也流露出这样的特质,正如她所言:“艺术家就像是一个敲门人,提醒大家注意,并且把人们忽视的世界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例如2015年的绢本绘画装置《白马非马》,以三联框的方式呈现,每个框内只有部分马的身体,整体组合后马的形体被拉长,并且用剪切和拼贴的方式将整体的马分割成条块状。她关注的不是在平面上如何精确地展现一匹马的雄强矫健之姿,而是力图呈现马在空间内行进的运动过程。绢本设色的作品《1965-1》向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在1965年完成的事件作品《如何向死兔子解释图画》致敬,但马灵丽将博伊斯和兔子的位置互换,前景实像是一只兔子后面则是博伊斯的影子,以兔子为主体完成对博伊斯解释图画的反映,如同为1965年的行为事件做一次了结。

 

“创作之初是一个感性的念头,但是创作时需要不断地理性思索”,“我每一件作品的完成都有一个复杂的过程,绘画是其中的一部分,裁剪、打乱、粘贴再次拼接,很像是游戏,一层层关卡,精密的环环相扣,直到作品完成……”马灵丽对空间、光影的探索浓缩到盒子内,反复实验着前景亚克力板上粘贴的图案与后面绢本内容的组合、前景图案在绢上投影的角度等细节,边框的尺寸都要自己设计,纯然是一场科学实验。所以在马灵丽的作品中我们看不到感情的起伏或情绪的宣泄,而是冷静的理智。作品《宇宙》,她在绢上以浅色画了一顶礼帽,前面悬置一定真实的礼帽,画面上出现帽子的影子,物体、影子和物的概念图像,清晰阐释了柏拉图的哲学理论“理念世界的绝对真实”。她以“竹屋”为灵感的作品,用各不相同的竹子排列组合成几何图形,三角形与方形上下交错重叠构制空间的层次感,凝练出竹屋的分割和光影穿梭的样貌。

 

《姿态》

 

保持对生活的敏感度

 

艺术家和大众最主要的一个区别在于对生活的敏感度,面对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物,艺术家用他敏锐的感知捕捉到微妙的气息,用艺术的方式实现语言的转换呈现一个宇宙的感觉。无疑,马灵丽是一个有敏锐触觉的人,她总会捕捉到新的点用在创作中。她的灵感大多来源于生活的积累,静谧的观察,冷静的思考,时间的沉积都促成了一次次优秀的创作。她喜欢电影,有空闲的时间就会看电影,有时候甚至打开一部电影作为自己画画时的背景音,影像里的时空、剪辑,断裂又连续的画面令她着迷。“一场电影中导演是主角统筹一切,感觉我自己的创作也像一位电影导演思虑各个方面,完成后的满足感也极大的吸引着我。”

 

2014年马灵丽和Armani跨界合作以黑曜石系列为灵感创作了绘画装置《绒》,以白、蓝、黑三色复原了对黑曜石生产小岛的视觉色彩的印象,而用羽毛这一材质重制浪花的形态。此前她也曾和速写跨界合作用羊毛创作作品。马灵丽在各类元素之间自由穿梭,喜欢尝试有感觉的新鲜事物。“我喜欢玩,一定要出去玩,旅游是非常喜欢的事情,每次出去都会到美术馆和博物馆看展览,还会去感受自然风光,这些都会成为创作的灵感。”潜水回来后就画了一条鲸鱼的她很自如地掌握自身的天平,光与影、动与静、感性与理性等诸多二元对立的元素平衡得恰到好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