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绘事札记——高茜(一)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绘事札记——高茜(一)

文/高茜


高茜

Coronado的翅膀 

纸本设色 

65×38cm  2014


气味图像


我理解中的“图像”可能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因为我觉得“图像”的涵盖范围不仅仅是我们视觉上看到的,还有嗅觉上的,甚至是听觉上的。比如,小时候母亲用的檀香皂,那种檀香味一直让我挥之不去。


看过很多版本的《红楼梦》,闲暇时却还是会不断从书架上取出,攫取喜爱的片段再读,甚至我怀疑我整个人的思维体系都是“红楼模式”,不管是性格取向及待人处世的方式,还是对饮食的偏好,或者是衣饰的搭配,颜色的认识,都是从中获得。有习惯把一些记忆中的碎片起来,一旦找到可以付诸于形的物象时,就会成就新的作品。于是这些“碎片”在纸上在笔尖逐渐被编织成一种“图像”。


很多人在没有看过我作品前,是无法联想那种画面中的并置和组合的。就像茶跟咖啡,似乎是相互背离的,不搭调的。现代与传统的界线并非泾渭分明,文化的脉络是一以贯之的,如果能够把握住文化的根基和精髓,技法也罢,所选择的意象也罢,在现代和传统上的划分都只是表面。将看似代表着传统和现代的不搭调的意象进行组合,表面上是将这二者进行抗衡对比,但其实是一种制衡,混融了二者的空间,倒是让各自的意蕴更加地耐人寻味。


为什么有的气味可以让人在心理上产生波动?我似乎是一个需要靠气味过活的人,路过栀子花丛一定不会忘记采撷一把养在盛满清水的碗中,因为这种芳香的气味会给我带来安宁和愉悦,慢慢地它们在记忆中形成一个个片段留存下来,当然,这些气味交织了我的一些“记忆碎片”。在这些记忆碎片当中,其实我想体现的已经不完全是图像。


时代的变迁,让我们更加轻易地得到图像和对图像进行拼贴。而我只是痴迷于记忆碎片的拼接,那是意念上的衔接,这并不意味着我对造型有任何的懈怠,而是更加执着地在自然图像的参照下经过自己的归纳和理解来诠释对图像的理解。为无论是传统还是当代都应该是无意识中流淌出来的,不是你想坚持传统或者强调当代就能如愿以偿的。


我记得博尔赫斯有一首叫《业绩》的诗,里面描绘了一幅包蕴万千的缤纷图景:


夕阳西下,一代代人类尽去。没有开始的日子。/……/秩序井然的乐园。/眼前说不清的黑暗。/在黎明中走动的爱情之狼。/词汇。六音步诗。镜子。/……/庄周和梦见他的蝴蝶。/岛屿上的金苹果。/迷宫中迷幻的台阶。/帕涅罗帕无限的织锦。/斯多葛派循环的时间。/……/沙漠上浮云的形态。/万花筒里的阿拉伯图案。/每一次忏悔,每一滴眼泪。/所有这一切均被塑造得完美、清晰,使我们后来者触手可及。


我希望我的画就像这首诗,似乎包蕴着很多深微幽细的东西,不可捉摸,但是又垂手可得。有待着每一位观者做出自己的解读,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花笺记 No.1 纸本设色 41x133.5cm 2014



花笺记 No.2  纸本设色 41x133.5cm 2014



花笺记 No.3  纸本设色 41x133.5cm 2014


气味之《花笺记》


《花笺记》,明末清初流传在广东一带的木鱼歌唱本,郑振铎先生于1930年代在巴黎法国国家图书馆发现其康熙五十二年版本,十八世纪以來,它被译为英、德、荷兰、丹麦等多国語言流传歐洲各国,並影响了歌德的诗歌创作。它以优美词句讲述了才子佳人悲欢离合故事,堪比《西廂记》,可惜的是,作者却不详。「眼前多少离人恨,对花長叹泪偷涟??花貌好,是木樨,广寒曾帶一枝归」《花笺记》中描绘的古時男女情愛,往往借花起意,聞香賦兴,凭依各种花姿芬芳,于窗前闺內倾诉相思,花之香气,与魂魄相連,而我,自从画了《合欢》香水瓶系列后,对于花香和情感的微妙緊密关联就很沉湎于其中了。现代人用香习惯与古人不同,人们難得在庭园中观花寻香,传递情愛的工具往往是香水,我曾去香奈儿的香水空间进行了气味体验,发现它好像一座「藏春坞」,完全不只是嗅觉上的领悟,它给人的想像可以是有足够的空间感的。当你完全沉浸于感受中时,你动用了身体内的所有感官,譬如触觉、听觉、视觉、味觉和嗅觉。


我以《花笺记》为作品名,绘制了香奈儿JERSEY系列香水的成份,它由各种美妙花香和草木香组成,包括鸢尾、茶花、檀木、苔藓、藿香、黃葵、薰衣草、荑兰、格拉斯玫瑰和茉莉等,穿插香水瓶和蜗牛、交尾昆虫,并用宋人的百花图卷的方式呈现出来。


工筆的细膩轻柔,花与蝶,交尾昆虫的片断画画,宛若《花笺记》中少年男女反复相思、牵肠挂肚的恋爱曲折,画卷中所配文字便是唱本中的一段段歌辞,剧情随着画面抑扬起伏。深闺紅粉,轻波闲愁,密锁在玻璃瓶中的芬芳,一旦开启,如情欲泄闸,而画卷徐徐打开,古老的那出戏,又在今天的时空中启幕开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