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诗是神来的数学”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诗是神来的数学”



封面艺术家作品 《关于现成品绘画的日常手记》
姜吉安 25x21cm 纸本+签字笔 2009


|| 逸 乐 之 诗


由道德观念派生而出的对书写承担性的强调,一直是作者们必须面对和与之周旋的命题——这是人类文明历史上,现实世界强干预于内心世界的古老局面。汉语现代诗和它的作者们,同样没有逃脱这种承担性的笼罩,甚至,在它被称之为“白话诗”或“新诗”的阶段,其自我生成、确立与壮大,也都依赖于某种附属在文明大格局下的使命承担。


四十年间的当代诗,依然重启于“文革”后所谓“人文启蒙”的高亢嗓音和时代格局;只不过,经由诸多诗人于九十年代以来(延续至新世纪)的努力,通过对日常生活的重视、对叙事性的追求、对反讽或拼贴等技法的运用,对“逸乐”与“无聊”诸价值的重审,方使当代诗获得深致的现代性甚至后现代特色。


学者李孝悌曾使用“逸乐”这个词,形容清初中国流行于南方的一种士大夫文化。江南文人的生活,从日常游晏、节庆活动到宗教体验,皆被之以书写,而这种生活方式本身,也在书写的过程中不断被审美化。从精神上来说,它的根基或许可以追溯到晚明甚至魏晋。但本专题的“逸乐”,一方面指向与古典世界迥然不同的当代生活;另一方面,则接近于罗兰·巴尔特所谓的“文之悦”,即书写本身所带来的逸乐,抛开承担性而专注于表达本身的愉悦与轻盈。



飞地第十八辑·《逸乐之诗》


 - Visions  视 界 - 


母题、母语——姜吉安的艺术维度 / 鲍栋


姜吉安从日常题材入手,呈现“在生活中做艺术”的具体实践。与此同时,他不断处理“再现”问题,“编织”不同的视错觉手法,让各种“再现”及其视觉观念彼此衬映、激发。在文人画造型与层叠镂空的视错觉效果之双关方式下,他既引用图像,也引用再现观念。图底关系意识这种现代主义绘画观念也与视错觉手法发生了共振,变成一种微妙的虚实,构成了互文性。其近作中的视觉手法从智识之悦进一步完善成文之悦,修辞学终于抵达至诗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