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张见:迂回的美学世界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张见:迂回的美学世界




张见如是说:


束素对于我来讲,是我创作的这一批摄影作品还是绘画作品,都反映的是一个主题。并且从它的美学追求来讲也是非常接近的。因此呢,在这个举办这个展览的时候,我其实是用了我一件作品的名称《束素》,因为2013年我开始进行《束素》摄影的创作,才有了2014年开启的我的绢本同样主题的绘画作品。《茫》其实和《束素》不太一样。实际上《束素》是把一些微观的东西放大,比如讲丝绢的纹理,实际上人物对于作品来讲,真的只是一个媒介。”



束素 No.1 纯棉无酸热压亮白艺术纸 40×27cm 2017


“想表现人体和丝绸叠加之后的整体呈现给我们的美感。《茫》,其实有点相反,它是把一个特别宏大的场面,而把它微缩了,单纯化了。那么,可以看到其实《茫》实际上是以天空,以云作为创作的对象,但是把它抽象化了。而形成只有云的某一种局部,单纯的素描一样。和《束素》实际上美学追求是一致的,就是中国传统美学当中的遮蔽的美,迂回的美,隐藏的美。”




茫 No.2  纯棉无酸热压亮白艺术纸 50x75cmx3 2017

就像中国传统美学,我把它归纳为“中庸”“迂回”“超自然”“性高远”这十个字,这大概是我认为的中国传统美学里面最有价值的,最有特征的部分。其中“迂回”两字,其实就是遮蔽,隐藏的意思。这特征赋予我们的美感。




山桃红 绢本设色 117×182cm 2015


《叠》这个系列,如果追溯起来,从2007年开始我画了一组作品叫《桃色》,这组作品实际上是我一个重要的艺术理念的达成。就是原来,我们一直希望绘画,能够叙述更多的内容。就是背后的谜题,谜底。能够包含更大的信息含量。而在此刻呢,这三张《叠》的时候,我又希望把它纯净到似乎就是在做某种手感的尝试。那么桃花也不见了,太湖石也不见了,就剩下丝绸包裹下的人体,甚至下面人体的形态也不是那么的确定。如果光从绘画的表象上来看,只是在丝绸上面画了一堆丝绸的褶皱。并且呢,在创作这组作品的时候,在展示,陈列的方式上面.包括我在绘画的透视感上,都有一些新的尝试。”



叠 No.1 绢本设色  83x74(35.5)cm 2017




叠 No.2  绢本设色 83x74(35.5)cm 2017


“自己画桌上面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宋代的六缺造型的凤纹碗。


因为就那几道凤纹和一道弦纹,让我一个画工笔的在想我要拿一支毛笔在那么薄的,不平的胎面上面画那一道弦纹和画三团凤纹,能不能达到那种提按顿挫,形神兼备,大开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