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艺术资讯 > Ink+:“正青春,给您最精彩的呈现”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艺术资讯

Ink+:“正青春,给您最精彩的呈现”

“正青春,给您最精彩的呈现”是今秋中国当代书画专场中此专题的最好诠释,上拍的作品皆为艺术家们近年代表性精品之作。他们在创作上未局限了于传统水墨的创作范畴,更多以中、西方当代艺术观念与视角介入作品创作。本场汇集了姜吉安、党震、高茜、谭军、涂少辉、赵胥、康凯、曾健勇、陈子丰、肖旭、程保忠、谢天卓等艺术家作品,带给您风格多元的视觉体验。


1690



姜吉安  左右难分

镜心  设色绢本

46×44 cm

展览:“应物绘影·姜吉安作品展”,亚洲艺术中心,北京,2015年。


1691


高茜  香水瓶

镜心  设色纸本

86×47 cm

题识:高。


作为女性艺术家,高茜的“闺阁气”温顺许多,传统概念中的女性气质昭然若揭。她的作品宛如一个个犯案现场,所有物件形成的证据链,指向一个不在场的身体。是的,身体。这个身体一晌贪欢,几乎患上了“恋物癖”。恋物,是以溢美之词掩饰慌乱不堪的空虚,于女性来说,接近于化妆术,有时也表现出在情色方面的策略。按弗洛伊德的理论,展示恋物对象越多,过去创伤事件的“在场”就表现得越多。如此说来,高茜小心翼翼描绘出的这些东西,也许就是身体的哀悼之物—残花。高跟鞋。香奈儿5号,三矾九染之下的潜台词,是曾经被执、被穿、被香气所笼罩,而此刻烟花散尽,余温逐渐冷却,最终,“她”飞蛾扑火,在追忆的灯罩内香消玉殒。


—徐累


1694


肖旭  峡谷龙吟

镜心  设色纸本

76×175 cm

题识:肖旭。


以前画山水画是学习黄宾虹先生的积墨法,之后演变到自己的一些创作当中去,最开始画黑色基调主要是想塑造一种气氛,一种安静的、神秘的氛围。因为像宋代很多画家对画面气氛的塑造是非常注重的,你会看到有点儿蒙蒙浑浑的,天地混沌之态,从原始时代不断向前演进的感觉,氛围很昏暗。董源的《溪岸图》就非常昏暗,还有徐熙的《雪竹图》,近代张大千的泼彩、黄宾虹的积墨也是这样。我画的黑黑的还是跟个人有关,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安静。像李可染、黄宾虹,他们画大黑山,最爱画黑山。你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整个画面布局都是非常黑的,阳光刚出来,所以道路是斑驳的,光洒下来在道路上,所以中国画是有光的,很多人不懂,很多人画脏了,中国画是很讲究光感的,所以我的画面是有光的,现今的国画家把它忽视掉了,为什么忽视光©是很多人不懂空间,古代人是懂空间的。你看基本每张古画都是很讲空间关系的,什么在前、什么在后,很有序。到了近现代之后,由于笔墨的概念更重了,炫技嘛,就是炫技,齐白石他们都是技术很好,画面结构都很简单,不像古画,古画结构很复杂,我其实想探寻古画中的空间结构。                    


—肖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