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凯撒贝塞什 > 图书 > 踏雪寻梅:姜吉安访谈录
凯撒贝塞什官网微博
图书

踏雪寻梅:姜吉安访谈录

定价:86
评论:暂无
作者:凯撒世嘉文化编 著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7/1
  • 版次:1
  • 页数:431
  • 包装:平装
  • 印刷时间:2018/7/1
  • 开本:32开
  • 纸张:胶版纸
  • 印次:1
  • ISBN:9787510870972
分享到:
推荐语

姜吉安所提供的视觉图像,并非仅仅是艺术形式,重大历史、社会、人文类内容的缩微意涵,或者艺术家内在的情感——这与大多数艺术家的思路都大相径庭——而是回归艺术本体,借助图像关系的重构,打破那些被既定系统驾驭的视觉及思想。从某种意义上,他是在运用视觉语言进行实验,解构每个人心目中被规定的世界,改变已有的看法。 ——《踏雪寻梅·题记》

内容简介

艺术是为人的,让人成为人,而不使人成为工具和既定历史观、艺术观和意识形态的牺牲品,不被某种强制话语限制人的思想和感性。艺术在人的感官层面,或者说在审美层面上的去蔽,是艺术最重要的意义。 ——姜吉安

作者简介

姜吉安 1967 出生于山东烟台。 1992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 基于中国传统和宋代理学思想, 建构了“以物观物”“静观”、“感通”的绘画方法论。

目录

日常性艺术制度 | 姜吉安+徐沁

The Artistic Institution of Everydayness

 

建构新的感知模式 | 姜吉安+夏可君

Configuring a New Perceptual Model

 

仿绢记 | 解构你所认同的世界 姜吉安+孙欣

Silk Weaver's Tale | Unraveling the Literal World

 

绢上的思辨 | 姜吉安的视觉实验 鲍栋

Meditations on Silk | Jiang Ji'an Visual Experiments

 

“绘画”的重构 | 姜吉安的视觉结构 杭春晓

Reconfiguration of Painting | Jiang Ji'an Visual Structures

 

姜吉安的绘画与装置 | 剩余物的虚薄 夏可君

The Ethereality of Excess

 

姜吉安的现成品绘画 黄茜

Jiang Ji'an's Painting from Found Material

 

本真 赵力

Authenticity

 

世界的世界性 | 吕澎

The Worldness of the Word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踏雪寻梅:姜吉安访谈录》

       在绢本工笔这个画种中,媒介性本来就是不被强调的,甚至工笔在很多时候就是要克制媒介性因素(如笔触)的呈现,在这个意义上,工笔画与西方传统的写实主义绘画是一样的,都可以概括为艺术是对艺术的隐藏。然而,姜吉安却用丝绢制成的颜料在丝绢上描绘了一层丝绢,这看起来虽然与古希腊的帕拉修斯(Parrhasius)画出一面盖住画面的布幔很相似,但并不像后者那样是为了掩盖媒介性,而是为了使材料、媒介、图像之间的关系变得暧昧不清,使“媒介性”变成了一个可疑的观念,并暗示它实际上是被建构出来的。因为,在这些“绢上绢”绘画中,媒介性在不断地漂移,直至暴露出其空无的本性,比如描绘出“丝绢”的笔触在另一套视觉秩序下被看成是“丝绢”的纹理;两张“丝绢”的外轮廓是重合的,但其中一条“丝绢”的皱褶起伏却是光影法形成的视错觉。在这诸多的表征系统之间的张力之下,观者所习惯的视觉经验就不再是先天合理的,反而成了被怀疑的东西。

                                                                                                                                                    ——《绢上的思辨》

 

       姜:1987年,我开始研究中国民间艺术,是希望在中西艺术两个主流系统之外寻求启示。当时也创作了一批有民间艺术倾向的作品,像《春、夏、秋、冬》、《田园》等等。到了1990年,我开始读研究生,曾有一段时间的无聊空虚感,以及对所有既定艺术套路的厌倦,使我放弃了对艺术史和作品的关注,思想和哲学领域成为我的兴趣点。这个阶段,我算是彻底进入了艺术的零度状态。

  夏:回到归零状态,好像第一次拿起这个笔,你感觉到无力,不会用,那种惊讶。各种方式都不管用,怎么像一个小孩子第一次拿起笔那样,要有这种快乐。一方面是手足无措,是一种无能无力;而另一方面还有一种喜悦,好像第一次拿起笔的各种惊讶和快感,这是个创造状态。如果没有这种归零之后的喜悦和无力感,没有这种归零的经历,虽然看起来大家都很会画,但实际上还是落在别人的艺术模式之中的。

  姜:实际上是回到艺术的诞生状态,这很有吸引力,也很难。难在对艺术史全面了解的基础上,还可以重新开始。归零是重新对待艺术和世界的关系。具体到工笔画上,就是重新对待表现对象,重新对待丝绢和毛笔,重新对待颜料。

                                                                                                                                         ——《建构新的感知模式》

 

书籍插图